< 8278 - 91文学网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8278

更新时间:2019-04-14 08:00:01

8278 已完结

8278

来源:有书阁 作者:骁骑校 分类:都市 主角:刘子光

独家完整版小说《8278》由骁骑校所编写的都市类小说,主角刘子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枪林弹雨,刀光剑影依然是我们不朽的英雄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彪哥等人被救护车拉走了,但是他那三辆汽车却真的搁在了志诚花园,不过不是堵在门口,而是被刘子光弄进小区地下车库,用地桩锁锁上,这回彪哥要是不拿个十万八万出来,这三辆车是别想拿回去了。

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保安们非常积极,簇拥在刘子光周围,仿佛围拢在元帅身边的士兵,白队长眼红耳热,很是无趣,一个人站在门口琢磨了一会便走进了物业经理的办公室。

“这样不行啊,再这么搞下去,咱们小区成啥了,简直就是流氓窝点……”白队长声泪俱下的向高经理哭诉着。

物业公司的保安,说白了就是看门狗,防贼还行,若是太过强悍,整天和社会上的流氓打架斗殴,肯定会影响到公司和小区的声誉,但是想到刘子光是个刺头,高经理也直皱眉。

“这样吧,你把他叫来,我和他谈谈。”高经理经过深思熟虑说道。

“好嘞!”白队长喜形于色,颠颠的出去了。

刘子光正坐在小区花园里和几个保安说话,小伙子们嘴上全叼着刘哥发的中华,兴冲冲的围着他,白队长走过来干咳一声道:“刘子光,高经理找你有事。”

刘子光答应一声,掐掉烟头整理一下衣服去了,几个保安尴尬的站起来,白队长威风凛凛扫视着他们:“都长进了是吧?不知道自己姓啥了是吧?五十个俯卧撑,立刻!”

……

物业办公室,刘子光淡然站在高经理办公桌前,耐心听他讲着至诚物业的光辉历史以及小区的精神文明建设。

高经理绕了半天弯子,嘴巴都说干了,这才拿起茶杯喝了一口,于心不忍的说:“小刘啊,经过我们各部门领导讨论,一致认为你不适应本公司的文化氛围,不合适物业保安员这个岗位,但是你放心,虽然你只上了两天班,但是我们还是按照一个月来算,把工资足额发给你,你这已经是我能给你争取到的最大福利了,你看……”

刘子光听了之后,二话没说出门而去,高经理正摸不着头脑,他又再次推门进来,咣当一声将两把菜刀拍到桌上。

“高经理,我家的情况你也知道,我父亲是咱们公司的保安员,因公负伤才下岗的,他托了很多关系才给我找到这份工作,对我期望很高,您要是用这些虚头巴脑的理由把我辞退,我父亲一生气怕是要脑溢血,他老人家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想活了,这样吧,经理,这里有两把菜刀,要不然你把我砍死,要不然我把你砍死,一了百了,咱俩都没烦恼了。”

好一通胡搅蛮缠的歪理邪说,偏偏刘子光还是一本正经的说出来,搞得高经理又怒又怕,正要说话,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物业公司的客服员小黄走了进来。

“哎呀妈呀,小区门口好吓人,一滩滩的血,听说是咱们……“小姑娘话说了一半,这才注意到屋里站着的刘子光,以及桌上的两把菜刀,低低的惊呼了一声,摔门跑了。

高经理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暗骂白队长这个小人,刚才只是说刘子光和业主起了争执,却把最关键的瞒下不说,不消问,外面那一滩滩的血都是出自他的手笔,这种凶神谁敢惹?

“咳咳,那什么,我忘了这茬了,老刘是咱们公司的优秀员工,特殊情况必须照顾,这样吧,你继续工作,门岗太累,把你分配到巡逻组去,你看怎么样。”

刘子光点点头:“好,谢谢高经理了。”说完转身就走。

高经理擦擦额上的冷汗,忽然又看见桌上的两把菜刀,赶紧站起来喊道:“小刘,你的刀~~”

走廊里传来刘子光的回答:“食堂拿的,你帮我送回去吧。”

高经理一**坐回椅子,恨不得拿头撞墙,此刻他满腹的自责和后悔,早知如此,说啥也不能收下这个祸害啊。

……

公司小食堂里,一群年轻的保安正聚集在刘子光身边,听他的安排调遣。

大家饭盒里的食物一点没动,烟头却丢了一地,发生那么大的事情,谁还能安心吃饭,志诚花园的保安是出了名的懦弱,这并不是因为小伙子们没有血性,而是公司的规矩严,白队长又是个软骨头。

被业主辱骂,殴打那是家常便饭,谁也不敢还嘴还手,因为规定三次投诉就要下岗,平时管的严些,就会惹来业主们的不耐烦,管的松些又被投诉说不尽职,这还是轻的,有时候外面的人也会闯进小区殴打保安,有白队长这个窝囊废在,保安们只有被打的份。

如今忽然有个人站出来,为大家撑腰解气,为王志军报仇雪恨,大家岂能不由衷的爱戴他,敬佩他。

刘子光调兵遣将,指挥有方:“小张,你带两个人守住车库,看牢那三辆车,有事对讲机联系。”

“小李,你带个两个人去医院陪志军,这里有三千块先拿着,不够再找我要。”

“小王,你找辆三轮车,去工具店买三十把镐,十把消防斧,再去五金水暖店买三十米自来水管,要那种老式的镀锌钢管,让他们给截好,一米五一根。”

小伙子们眼中闪着热切的火花,有人问道:“刘哥,你这是要打仗么?”

刘子光冷笑一声,叼起一支烟,旁边立刻有人将打火机凑上来。

深吸了一口烟,他才道:“咱们不欺负人,也不能让别人欺负了,我就不信了,几十个棒小伙子还怕他们这些杂碎。”

“刘哥,我们都听你的,你说咋整就咋整!”小伙子们握紧了拳头,踌躇满志。

“好,先把饭吃了,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饭哪来力气和他们斗。”刘子光掐灭烟蒂,首先端起了饭盒狼吞虎咽起来。

……

一下午安然无事,到了六点钟,被刘子光派出去打探消息的贝小帅回来了,欣喜的告诉刘子光说,彪哥的班底就那十几个人,现在全部进医院躺着了,想报复暂时是不可能了。

刘子光道:“放话给他,出院以后带钱赎车,十万一辆不讲价,敢呲毛我这就去医院挑了他的大筋。”

贝小帅一脸的兴奋:“哥,你太牛了,一个人追着十几个人砍,现在道上传的神乎其神呢,说你是活关公呢。”

刘子光笑笑没说话,心里却是很受用。

“哥,你教我两招吧,是不是像电影里说的那样,够狠,讲义气才行。”

刘子光道:“光靠狠可不行,弄出人命你就歇菜了,你别看今天我砍得血肉模糊的,都是照后背**这些肉多的地方招呼,看着吓人不会出人命的,我手底下有分寸呢。”

贝小帅懵懂的点点头:“哦,我记住了。”

……

晚上,夜市大排档,地地道道羊肉串。

人头攒动,热火朝天,这里已经被刘子光包场了,肉串敞开了上,架子上的两只羊已经剔的只剩下骨架,冰柜里的存货也空了,啤酒也马上告罄。

老板满头大汗,拿着手机大喊大叫:“喂,快给我送五十箱啤酒来,麻利点!”

十二三岁的小伙计叼着烟蹲在板凳上感慨道:“这么多人,恐怕还得再来两只羊才够。”

老板照头扫了一巴掌:“两只?起码五只!这他们的简直就是一群狼,你哥小兔崽子还不赶紧切肉去!”

小伙计吐了吐舌头跑了,老板打了供应羊肉的电话之后,眯着眼望着摊子上满满当当的人,似乎想起了什么,半晌,才叹了口气,伸手掏烟,不想烟盒却是空的。

忽然一支烟递过来,老板一愣,看见递烟的是刘子光,便接过烟用铁钳子夹起一块火红的木炭点燃。

“老板,怎么称呼?”刘子光问。

“李建国,喊我老李就行。”老板不咸不淡的回答,继续用硬纸板扇着炉子里的火。

刘子光拍拍他的胳膊:“老李,受累了。”

李建国点点头:“做生意,份内的。”

刘子光也点点头,回去喝酒了。

这场酒喝的天昏地暗,由于人数太多,地地道道的桌椅板凳根本不够,又从隔壁麻辣烫借了十几把椅子,附近凉菜面条摊子也跟着沾光,生意红火的不得了。

刘子光和几个骨干坐在一桌,大杯喝酒,大把吃肉,畅谈起人生理想来。

“小贝,你有什么规划么?”刘子光问。

“有!”贝小帅喝多了,满脸通红,谈到规划更是指手画脚:“我想把附近几个小学中学全收服,再开一家大网吧,要那种楼上楼下,上百台机器的。”

刘子光嗤之以鼻:“开网吧能赚几个钱,想玩大的只有做房地产。”

一个保安同事瞪大了眼睛:“房地产生意太大,咱玩不起啊。”

刘子光呵呵笑道:“大的玩不起,先玩小的,从拉沙子土方干起,那个什么彪哥不就是搞这个的么。”

“那都是黑社会包揽的生意,咱们怎么抢得过?”同事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小贝却极为赞同:“哥,你眼光太毒了,我咋没想到呢,咱就干这买卖了,谁他妈敢不服,一砖干倒!”

刘子光赞赏的拍拍小贝的肩膀:“行,有魄力。”说着看了看手表:“我该上夜班去了。”

同事赶紧道:“刘哥,你继续喝,有啥事我们去帮你顶着。”

刘子光摆摆手,掏出一叠钱给小贝:“那不行,我答应老爷子的,得正干,你们喝着,我先走了,回头小贝结账。”

……

回到公司,换了制服,拿了电筒和橡皮棍,刘子光和两个同事开始了夜间巡逻。

至诚花园有上百座楼,加上道路车库绿化带和诸多摄像头照顾不到的边角旮旯,巡逻任务并不轻松,俩同事还沉浸在白天的兴奋中,一边走一边聊着,完全没注意到对面走过来的男子。

已经是深夜一点钟,这名青年男子一身黑衣,脚穿球鞋,眼神闪烁,当看到巡逻保安时,下意识的停了半步,然后又若无其事的走过来。

这点小动作全被刘子光看在眼里,当即停步,举起手电筒照着那人的脸喝道:“站住,干什么的?”

男子用手挡住手电筒刺眼的光芒,怒道:“照什么照!我就住这里!下楼溜达溜达。”

“住哪座楼?是不是十三号的业主?”刘子光将手电往下稍微移动,男子口袋里螺丝刀的红色手柄若隐若现,他心中便有了数,随口指着旁边一栋楼问道。

“就是十三号楼!咋了!还不许晚上锻炼了吗?”男子依然是满腹怒气,振振有词。

刘子光鄙夷的一笑:“根本就没十三这个楼号,伙计们上,给我拿下!”

两个早就跃跃欲试的保安立刻扑了上去,没想到那小子挺机灵,撒丫子便跑,速度比兔子还快。

这小子头也不回的跑出去几百米,听到身后脚步声渐远才停下脚步,一抬头却发现刘子光如同鬼魅一般站在他面前。

“让你再跑。”刘子光一脚将他踢了个四仰八叉,这时候两个同事也气喘吁吁的赶到,橡皮棍下雨一般抡过去:“打死你个小偷!”

五分钟后,110警车闪着红蓝相间的警灯开进了至诚花园,从车上下来的依然是警察老王和小胡。

“冤枉啊,我就是没事进来闲逛,就被他们打成这样。”鼻青脸肿的小偷向两位警察哭诉。

女警小胡凌厉的眼神扫向刘子光:“为什么打人?”

“他是小偷,还跑,难道不能打?”刘子光奇道。

“就算是小偷也有人权,就算是小偷也有公安机关依法处理,你们私自殴打他人,是违法的。”小胡义正词严的说。

“说是小偷,那他的作案工具和赃物呢?”老王忽然问道。

这下保安们张口结舌说不出来了,从那小子身上什么都没搜出来,没有任何物证能证明他是小偷。

“好吧,全都跟我回所里去。”老王不耐烦的挥挥手。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贵族小说
  2. 腹黑小说
  3. 豪门小说
  4. 游戏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