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国第一夫人 - 91文学网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三国第一夫人

更新时间:2019-07-06 14:00:02

三国第一夫人 连载中

三国第一夫人

来源:微小宝 作者:渡边彻 分类:穿越 主角:金鸾曹操

小说主人公是金鸾曹操的小说叫《三国第一夫人》,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渡边彻创作的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盗墓女贼惨遭同行背叛,却因此重生到东汉末年,在这个人吃人的时代里,情感的漩涡一次次的将她拖入无处可走的绝地。爱和喜欢不停的在少女的灵魂深处纠缠,她要怎样抉择家国天下?又该怎样背负着万民生计负重前行?还能怎样面对自己内心的情感?血雨腥风,金戈铁马,合纵连横,这是一部她的情史,也是旧帝国最后的余晖和新帝国初升的朝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豺狗将死的哀鸣一时间充斥入耳,金鸾已经站不起来了,所以也就看不到身后的地方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在野兽的哀鸣与怒号之间偶然响起的,男人的断喝声,大抵还是让她知道,有人正不顾自身的安危,为了自己这个底细不明的陌生人,和一群凶残的野兽搏斗……

或许过了很久,也或许只是片刻,一个晴朗的,阳光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

“姑娘,身上的伤可有大碍?可还能行走?”

然后弥留之际的金鸾能感受到的就并不是劫后余生的喜悦和被人家见义勇为的感动了。

盗墓怪力女第一时间的反应是——这人脑子里怕不是有泡泡?

本小姐都已经伤成这副模样了,你还问我能不能走?你以为本小姐是变形金刚啊!还什么大碍小碍的拽古文,你以为我们两个在这里演对手戏呢啊?

等等,男人!终于意识到什么的金鸾开始自暴自弃了——这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一个盗墓女贼能遇见的所有最糟糕的情况,这几天下来她都遇了个遍,他不会趁人之危吧……

因为常年跟各种犯罪分子打交道,又刚刚经历过师兄毫无预兆的背叛,金鸾已经习惯的用小人心度人之腹,不论对方是不是君子,先防备一手总是没错,然而现在的她,已经快要变成砧板上的鱼肉了……

即便是眼前的男人真的有君子之风,不趁人之危,也愿意对陌生而来历不明的女子施以援手,她所面临的问题也依然严峻,也不知道这里到底是哪朝哪代,医疗水平够不够看,能不能治好她这一身的伤,治好之后又会不会因为没有户口的问题而被这个男人送到官府里,又被那个急着找女儿的疯子抓住往死里折磨……

想想就觉得前途渺茫,于是索性不想了,以至于男人三番五次的询问的废话,她都没回答。

于是片刻之后,那个男人似乎经历了很激烈的心里斗争,总算是做好了心理建设,一咬牙一跺脚,将金鸾整个人抱了起来,转身就要往林子外面走。

奄奄一息的金鸾顿时着急:“包!我的包!”

虚弱的声音细若蚊鸣,但男人的听力很好,立刻就回答了她:“命都快没了,你还想着包裹?”

“很重要呀!”

男人无法,只好回过身去,一只手抱住金鸾,另一只手抄起了半人高的登山包,顺便还捡起了掉在地上的工兵铲。

这人……力气可真大!

躺在男人温热的胸膛前,缓缓的睡过去的怪力女金鸾小姐,如此想着,也莫名的安心了下来。

密林深处的地面坑坑洼洼,并不好走,但因为终年练武的关系,若是平常,少年也能独自驮着猎物健步如飞,只是如今的情况让他颇有些头疼,这个浑身是伤,脏兮兮的连乞丐也不如的女孩正在他怀里睡着呢。

女孩的行李又重又大,好几根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带子长长短短,挂在手上着实很不方便,也不知道这个女孩是吃什么长大的,竟然能背着这么沉的东西独自在树林子里来往。再加上少年自己的打猎用的武器,让负责搬运的他看起来又窝囊又吃力。

密林之间的午后,怀抱女子,缓步而行,本该是温香软玉浪漫体验,或许那些舞文弄墨的才子们都会觉得他此刻经历的良辰美景可遇不可求,可惜的是,现在天时地利人和全都不对头,于是再风花雪月的事情也会变的索然无味,甚至让人哭笑不得。

首先,这名少年是个武者,写不出那些四六八句的附庸风雅,其次,他是在赶路,丛林之间野兽遍布,即便是他艺高人胆大,也不敢在这里悠闲自得的待到入夜,所以无论是风景还是美人,这个时候便无心欣赏了——当然,最关键的是,怀里的女孩子恐怕不是什么一顾倾城的红颜,相反的,这个货恐怕就是个祸水!

女孩身材修长,或者换句话说,他很少能看见个头这么高的女孩子。她身上的衣物不像是汉家衣裳,就是他平日里能接触到的胡人,匈奴也好鲜卑也好,也全不似她如此这般的穿着。女孩在发烧,身体柔软而暖和,抱在怀里的手感很是舒服。

当然,如果光是如此,那赶这一段路似乎也没有那么可怕了,只是女孩子身上裹着的一层烂泥实在是煞风景,虽然已经干掉了,但混合着血液的味道,被太阳一晒,臭烘烘的让人不想呼吸,更别提这丫头还在他的怀里打起了呼噜!披头散发的样子和女鬼一般,让男人实在提不起君子好逑的兴致了。

话虽如此说,但路遇此事,也总不能放着不管。实际上,对于怀里酣睡的女子,他还是有一份歉疚的。

他练了一辈子武,所以在听到滹沱河边有骚乱和野兽叫唤的声音,便急忙赶了过去,但他杀散那一群要吃人的畜生后,自己却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女孩子身上的伤有多重,他一看便知。真定县离这里好几十里地,而且县内的医馆能管的了寻常的伤寒杂病,却治不了如此严重的外伤。武人的伤只有武人能治,换句话说,方圆百里之内,能够及时对女孩施救的,也就只有他一个人了。

问题也就出在这里,两个人终究还是男女有别啊,这丫头浑身是伤,即便是事急从权,他也免不了要给女孩宽衣解带,凭空污了人家的清白。

也正是如此,他才在奄奄一息的少女面前,犹豫了片刻。终究是他还没娶妻,要是这姑娘事后埋怨,自己也就索性娶她过门就好。

至于这个女孩的力气能活活劈死一只豺狗,还有身世如何,相貌如何,是否贤惠,也已经不是他如今可以考虑的问题了。

大丈夫一世,但求问心无愧,今天他要是不救下她,恐怕会怀疚一辈子的……

他想到这里,却发现女孩的呼吸逐渐变得缓慢了,刚才还打的起劲的呼噜此时也偃旗息鼓,他用两根手指探了探女孩腰间的脉搏,简直缓慢的可怜,对于重伤的人,这可不是好现象。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宫廷小说
  2. 武侠小说
  3. 职场对决小说
  4. 鬼怪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