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闻香看玉 - 91文学网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闻香看玉

更新时间:2019-05-15 14:59:01

闻香看玉 已完结

闻香看玉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花缘 分类:都市 主角:萧红阿峰

主人公叫萧红阿峰的小说叫做《闻香看玉》,它的作者是花缘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你知道什么是赌石吗?你知道什么是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吗?在云省瑞城有一个关于财富的神话传说,每天都有人上演着通过赌石一夜暴富的美梦。我走上赌石的道路,从我爸爸为我凑齐彩礼说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5章:卖了

赌石赢钱这件事,我没敢告诉我妈妈,因为,我怕她接受不了,我爸爸就是死在赌石上,那块石头是三彩的石头,三万块钱有点多,两万五左右,因为底子并不是那么好。

那位邵军给我三万,其实我知道,他说是不想帮我,但是还是帮了我,只是帮的比较隐晦而已,我知道他的用意,在边境生活的边民,都会到边境那边讨生活的,而那边的生活,都是刀口上添血的,他对我释放的善意我懂。

有了钱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殡仪馆将我爸爸的丧事办一办,殡仪馆的老板跟我说,三万块钱太少了,不够办一条龙,只够丧葬费的,而且,冷冻这么多天,还欠了不少钱,老板说,要土葬得打点关系,这就需要一大笔钱。

我爸爸是农村人,虽然现在火葬普遍了,但是我爸爸还是想要把自己埋在自己家田里,我这个做儿子的太没用了,连最后的愿望都不能帮他完成。

没有办法,最后只能选择火葬了,我把钱交了,然后一切都交给殡仪馆打理,我当时站在殡仪馆的等候室里等着,心里是迷茫的,对于爸爸的走,我觉得太突然了,突然就失去了一个主心骨,这个世界,都觉得空白了。

不过,好在还是把爸爸给下葬了,还是埋在自己家的田里,只是,没有棺材,只有一口从火葬场买回来的骨灰盒。

猴子来帮忙了,他是我爸爸的徒弟,这个徒弟我爸爸是不怎么喜欢的,游手好闲爱赌,我爸爸也没指望他能有什么用,但是这人啊就是说不准,最后要不是他来帮忙,我还真搞不定那么多事。

爸爸的骨灰盒下葬了,也算是了结了我的一桩心愿,我妈妈也松了口气,我们草草的给我爸爸烧点纸钱,然后就回家了。

我们没有请人办丧,因为我们借了太多钱了,办不起,而且,如果我们大办的话,那些人还要来随份子,这不是一件好事。

我们回到家,在家门口,我就看到了我舅舅还有我表弟安坤,我妈妈见到我舅舅,就说:“你们来了,进屋坐。”

我舅舅挥挥手,看了看我,有点板着脸,问我:“你爸爸下葬了?”

我点了点头,我说:“是的,下葬了。”

我舅舅叫安志红,跟我爸爸一样,是个乡下人,他总是背着手板着脸,显得很不客气的样子,我小时候挺害怕他的。

“下葬了就好,你年纪也不小了,得扛担子了,今天来呢,是来看看你们母子,另外还有件事通知你一下。”安志红说。

我看着我舅舅,又看看安坤,他旁边有个女孩,十七八岁的样子,安坤也才十九岁,两个人站在一边聊的挺开心的,那个女孩,应该是他女朋友。

“安坤说好了,订婚了已经,女方要三十万彩礼,我手里有二十万,之前不是借你们家五万吗,拿给我,我在想想办法,年底争取把女娃娃娶回家。”安志红说。

我听到我舅舅的话,一下子就觉得压力顶头就下来了,我妈妈有点为难,说:“安坤,安坤还小,那么急干什么?”

“什么还小?十九了,不小了,阿峰年纪大,有什么用?找个女朋友又不肯结婚,反正你也耽误了,就别看着你表弟也耽误了。”安志红严厉的说。

我听着心里就很难受,我说:“舅舅,我爸爸刚死,才下葬,我们家还差了很多钱,你现在来要钱,我到那给你弄那么多钱?你是我舅舅,你不能做这种逼死人的事吧?”

我刚说完,安坤就站起来,特不高兴,说:“表哥,你这话说的,你是借钱的,我们是要债的,就算是亲戚,说句不好听的,借钱还债天经地义吧,逼你死?你还不起,你当初干嘛借啊?你结不起婚,你也不能害我结不起婚吧?再说了,我可不是结不起。”

我看着安坤,说实在的,我跟舅舅家的关系不怎么好,跟安坤的关系也不怎么好,但是安坤说的对,只是,我现在一分钱都没有,我怎么还啊?

我想说点什么,但是我妈妈立马就说:“大哥,你这是,你这是真的要逼死我们娘两啊,我们哪弄钱啊,五万,你等等,等等行吗?”

“日子都定了,等什么等?让亲家看我们笑话?你被人看不起就算了,别让我也丢人,我跟你说,你这栋房子挺大的,隔壁的黄三友不是早说要买你们家的房子吗?你给卖了吧。”安志红说。

我妈妈听着,眼泪一下就掉下来了,她说:“大哥,这是我们唯一的安身之处了,是给阿峰结婚用的...”

“他结婚?他还不够丢人?哼,你儿子结婚,我儿子就不要结婚了?哼,我跟你,下个月我来拿钱,你要是不还给我,我直接找黄三友,到时候别怪我不讲情面。”安志红狠狠的说着。

他说完就去骑三轮车,三个人骑着三轮车就走了,我跟我妈妈看着,眼巴巴的,在农村,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妈妈跟娘家的关系也不怎么好,现在来要债简直是逼命。

我们回到院子里,我妈妈觉得晕乎乎的,我就让她去睡觉,我跟猴子坐在院子里抽着烟,猴子把衬衫撩起来,看着我,说:“老弟,这事,我帮不上忙,你也知道,我就一混吃混喝的,现在我也不给胖五干了,拿钱这事,真对不住了。”

我听着就看着猴子,我说:“干嘛不给他干了?为了我没必要。”

猴子挥挥手,笑着说:“那头猪,就他妈吃人的猪,师父在的时候,仗着师父能给他赚钱,他还客气一点,现在师父死了,我技术又不到位,所以,早就想赶我走了,这次刚好得罪他了,压的半个月钱也没给我。”

我听着就觉得挺难受的,我知道瘦猴是因为我被连累了,我撩起来头发,手机响了,我看着是萧红发的短信。

“你还爱我?”

我看到这几个字,心里就滴血,我那能不爱她,但是,爱不起了,我把她手机号码拉黑了,微信也删除了,没钱娶什么老婆?

我是看透了,没钱,连亲戚都来逼你。

“哎,那个黄三友在姐告可是个混子啊,前段时间他跟几个人在木姐赌场坑了不少人,手黑着呢,他就住你家隔壁啊?”猴子问我。

我点了点头,我说:“是的,他早想买我家的院子了,他想建一个乡间别墅...”

我刚说着,就看着门被推开了,我看着一个刺头站在门口,光着膀子,手里拿着个大菠萝,他很高,一米七八的样子,长的挺好看的,浓眉大眼的,但是身上纹身很可怕,纹了几条蛇,他看着我,说:“阿峰,刚才你老舅从我家门口路过,说你家要卖房子,是不是?”

我说:“没决定呢。”

“我跟你说,二十万,我给你二十万,别卖给别人,要钱来找我,别卖给别人啊。”黄三友说着。

他说完就出去了,我低下头,我苦笑了起来,现在昆明的房价都上万了,这三百多平的宅基地的房子才卖二十万,这不是卖,这是抢,但是我有什么办法呢?人家就是够横!

黄三友比我大几岁,他有三个兄弟,老三是我同学,他们家很有钱。

我记得小时候,那时候都住瓦房呢,他们家就住楼房了,而且家里买了彩电,我放学,就会到他们家一楼的窗户趴着看电视,老三其实挺看不起我的,有时候看到我在他家窗户偷看,就会关窗户。

但是,有时候他吃鸡腿,吃好吃的东西的时候,看到我,就故意的坐在窗户边上吃,那时候,把我给馋的,真的不要不要的。

我上学的时候就知道黄三友是个混混,他爸爸是卖中药的,懂中医,认识不少人,他就混事,上学的时候就打死过人,那时候他小,才十几岁,没判,现在混的更不得了,不过,虽然是邻居,他们可没少欺负我们家,他家的楼房就挨着我家的卧室,空调外机就挂在我家卧房的楼上,一开空调,吵的不得了,而且,还滴水,弄的我们家晚上根本没法睡觉,但是我们只能忍着。

“哎,阿峰,邵军你知道吗?”猴子问我。

我点了点头,我说:“知道呢,你想什么呢?”

“我听说他要人呢,之前在姐告,他给你钱,就是想要你帮他干事呢,他给钱手大,现在你正缺钱,可以帮他干一票,反正都是在缅国那边干。”猴子说。

我抽着烟,舔着嘴唇,他干的事,我们都知道,没什么好事,虽然给钱多,但是都是要命钱,我说:“不了,我要是出事了,我老娘怎么办?那要命钱就不赚了,我还想去赌一把,上次赢了三万块钱,说不定,我还能赢呢。”

猴子拍着我的肩膀,说:“一刀穷一刀富是吧,可以,但是你有本吗?师父下葬的事,可是把你给掏空了啊。”

我听着就点了点头,这我确实没有赌本,而且,我还借了一**债,哎,这生活,真的让人深深的感觉到绝望啊。

我想着,就把我脖子上的项链给拽下来,我按开了怀表形式的纽扣,心形的盘扣打开了,里面有我跟萧红的合照。

这条链子是黄金的,三千买的,现在能折个两千七八。

卖了吧。

卖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穿越种田小说
  2. 虐恋情深小说
  3. 青春小说
  4. 总裁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