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朝大官人 - 91文学网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明朝大官人

更新时间:2019-04-07 06:59:01

明朝大官人 连载中

明朝大官人

来源:掌文 作者:青衣行 分类:穿越 主角:陈舟

主角叫陈舟的小说是《明朝大官人》,本小说的作者是青衣行写的一本穿越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穿越大明,化身大官人,烈酒穿喉过,风云笑谈中,酒色财气,风生水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话儿说的,这么大个孩子,居然知道坏人姓张。

可问题是这坏人也不是说随便什么偷鸡摸狗,刨绝户坟踹寡妇门就能算得上的。

张平夷的标准,好人就得流芳百世,坏人估计得遗臭万年,起码也得是秦桧这级别的。

"你说--"

姓张的孩子鼓足了勇气:"听说离咱们这里不远的江陵,有个张乌龟--"

"啪!"

张平夷的戒尺重重地拍在书案上,断作了两截。

"你说什么?"

这孩子顿时不敢说话了。

反倒是冯俊起身:"这个我知道--不过不是张乌龟,是张白圭,叫什么张居正,听说是个大奸臣!"

张居正?

我勒个去,陈舟惊诧了,还真是忽视了这位历史名人了。

可惜,来晚了,一条鞭法啊,这在历史上可是鼎鼎大名。

说起历史上的改革者,有好下场的貌似不多:商鞅车裂了,王安石罢官了,张居正其实算是好的了。

主要是万历皇帝估计也是被这位以礼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入阁,身为首辅的张江陵压榨惨了。

所以万历十年,张居正病逝,万历皇帝还为之辍朝,赠上柱国,谥"文忠"来着。

看这谥号就知道,对张居正,还是正面肯定的。

结果张居正逝世后的第四天,御史雷士帧等七名言官弹劾张居正生前所荐的潘晟,潘晟的下台,标志着张居正的失宠。

言官后来把矛头指向张居正。

万历于是下令抄家,并削尽张居正宫秩,迫夺生前所赐玺书、四代诰命,以罪状示天下,最后甚至险些开棺鞭尸,家属则是或饿死或流放。

由此可见,万历绝对是心存怨尤,否则不会有这么大的力度。

虽然现在已经是天启年间,可是要到天启二年,天启皇帝才为张居正复官复荫呢。

这个时候谈起来,绝对是个敏感话题,只是不知道张平夷为什么如此生气!

而且,冯俊这情商堪忧啊,这点风头都看不出来,还在那儿卖弄自己见闻广博呢。

张平夷脸色铁青,铁青之后,继而变得苍白。

"这世间的是非对错,都是需要自己去判断的,切不可人云亦云,并不是说朝廷说了对的,便是对的,朝廷说的错的,便是错的,人要有自己的脑袋!"

没有深说,好像受了很大的**,张平夷布置了一些课业,就转身出去了,挺拔的身子竟然有些佝偻。

张平夷反应如此剧烈,难道他和张居正还有什么关系不成?

呃,倒是都姓张,住得这么近,可能性很大。

而且,这话说的够大胆,不仅有强烈的宗族观念,而且还听到了初期的民主萌芽意识。

人云亦云,没脑子,其实是许多人的生活常态。

从众,永远是最大的潮流。

当然,这个问题陈舟不可能去问张平夷,他可不是那些孩子,这件事情,如果真的有关联,那就实在是太敏感了!

这算是一个意外的插曲,而剩下的几天,便都是按部就班了。

很显然,陈周一开始的表现,使得那些孩子们不得不服气了。

能读能诵能书,张平夷讲授一遍,就能记得住,简直就是过目不忘。

几天时间,陈舟的课业突飞猛进。

百家姓还用了两天,三字经用了两天,大部分典故,陈舟都是知道的。

张平夷讲一遍,陈舟不仅能够复述,有时候还能加上些自己的想法。

也就是十来天的时间,陈舟也学到千字文了。

冯俊等人自然很是不服气,可是既然相差很远,也就明白了,对方是超级学霸,自然也就不再挑衅了。

就像跑步一样,你争我赶的时候,都是两个人齐头并进的时候。

一旦拉开了距离那个鼓起勇气挣扎的人,也就如同泄气的皮球一般,又恢复了自己原来的速度。

上了几天学,陈舟突然有些觉得不对劲,都上了五六天了,怎么还不放假啊?

因为原来的时候,讲究的是双休日,是礼拜天,可是这里,哪有什么礼拜天呢,根本就没有。

连哪天是礼拜天,估计都没有人知道。

陈舟也没有兴趣去计算,不过他还是挺期待着放假的。

虽然说每天都回家,可是这几天好像老陈头和大郎二郎他们在一起商议些事情,看神情还有些沉重。

问是不好问,毕竟很明显是不想让自己知道,古今一理,估计是怕影响自己学习。

所以,还得要自己回家去观察一下。

这一天,终于是放假了。

陈舟这才知道,这私塾的放假,也不是随心所欲的。

所谓朔望之假,也就是每月初一十五放两次,每次放一天。

关于节气历法,这个时候是很讲究的。

朔日就是每月初一,望日则是每月十五,也就是月圆之夜。

过了十五是十六,所以叫既望,"既"就是已经得意思,苏轼在赤壁赋里还说"七月既望"。

而月底因为月份长短不一,最后一天就不固定,但是统一叫做"晦"。

也就是暗淡无光的意思,风雨如晦打的就是这么个比方。

而且这个放假,放得有些早,原来呢,总是要到傍晚的时候。

基本上留出来路上的时间,到家里边儿天就擦黑了。

可是这一次,居然申时就放假了。

这个时候,大郎还没有来接他。

陈舟倒是不在意,自己这么大人,这条路走得也很熟了,没有什么可怕的。

除了路上荒凉了一些,倒是没什么,有时也能遇到两个村子里下田的一些农户,早稻该播种了。

陈舟一路上高高兴兴的,背着褡裢,哼着"太阳当空照"的调子往家里走。

眼看着快到家了,冷不丁一股恶臭袭来,陈舟也没防备,差点让这股臭味顶了个跟头。

什么这么臭啊?

很明显,臭味是从陈家庄方向传过来的。

这离着最起码还有里上地呢,难不成全村集体掏茅房?

你还别说,这味道还真像!

陈舟把褡裢抓起来,连嘴带鼻子一起捂着,这特么都快赶上生化武器了。

生生让人有一种扭头就跑的冲动。

可是没办法,家在那边。

这是出了什么事儿了?

强忍着从里到外的恶心,陈舟一路狂奔。

忍着恶臭,还得朝着臭味发源地狂奔,这滋味也是醉了。

离着村子越近,臭味越浓郁。

陈舟从村头直奔家里,几乎每家每户的门口的臭味都会浓郁一些,有些门口,还依稀有些痕迹。

陈舟很是诧异,什么时候自己的嘴巴这么好使了,看这模样,还真是集体掏茅房?

今夕何夕啊,什么情况这是?

关键遇到的几个人,看到自己的脸色还很怪异。

拐过街角,自己家的门前赫然站着几个人。

"叔,这可是甲总的意思,全庄的人都照办了,只有你不愿意,这--不太合适吧?"

为首的,也是一个庄稼人模样的,一张阔嘴,露着两颗硕大的门牙。

陈舟认识他,陈家大郎遇见的时候还说过话。

陈大牙,和自己平辈,刚出五服的族人。

"大牙,陈家庄是姓陈还是姓李?他李田虽然当了甲首,可这甲首也不是他一家,总归是大家轮值,要是每一个都在任上给自己弄好处,村里人怎么活?"

好处?

什么好处?

就是这集体掏茅房?

难不成,这甲首要搞一下厕所工程?

这可是现代农村都搞不定的,理念挺先进啊!

陈舟几步上前,结果被两个哥哥一把拉到了身后。

陈舟摸摸鼻子,还想着来个挺身而出,问问怎么回事呢,结果直接成了保护对象了。

"陈老哥,你这话可就不对了,这可是里长的意思,也是咱们这几个村子的颜面,怎么能因为你一家,坏了全村人的事情呢?"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腹黑小说
  2. 古言小说
  3. 欢喜冤家小说
  4. 仙侠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