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情,从不曾被辜负 - 91文学网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爱情,从不曾被辜负

更新时间:2019-04-06 19:00:01

爱情,从不曾被辜负 连载中

爱情,从不曾被辜负

来源:微阅云 作者:胡之羽 分类:言情 主角:夏薇慕云逸

《爱情,从不曾被辜负》是作者胡之羽所著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爱情,从不曾被辜负》精彩章节节选:她终于如愿,嫁给心底的那个人。却也拉开了她悲惨命运的序幕。婚礼当天,父母锒铛入狱,她也因蓄意谋杀被抓入狱。他许她这盛世婚礼,把她捧入云端。却又将她从云端瞬间拉入地狱,彻底摧毁她。他踩踏着堆积成山的敌人,终于跨入人生顶端,却高处不胜寒。从此以后,他成了最孤寂的王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慕云逸曾放话,夏薇醒不过来,所有人都等着陪葬,他们求爷爷告奶奶,好不容易夏薇度过危险期,要是再被他气死,这个锅谁来背?

总不能幻想慕大总裁大发善心,承认是自己的过错吧?!

“看来这几天她睡的太舒服了,拔了她的止疼泵!”撂下这句话,男人愤然离开。

医生和护士面面相觑,都说女人心海底深,最善变。他们怎么觉得是慕少心海底针,最善变呢!

之前一直强调在安全范围内用最好最大剂量止疼泵,给夏薇减轻痛苦的是他,现在,说她太享受,要拔了她止疼泵的也是他!

幸好本来今天就是要取下止疼泵,不然不利于伤口恢复。要不,他们真不知道该听哪个命令了。

一周后,夏薇顺利的转入普通病房。

虽然她当时开的刀口很大,手术太久,格外毁身体。好在夏薇已经习惯疼痛,耐受力很强,又年轻,她的身体恢复的还不错。

在普通病房,除了季城阳日日悉心照顾,慕家指定的高护形影不离在侧之外,慕云逸再未出现。

夏薇最初坚决拒绝过慕家派来的高护,可她每反抗一次,人数就增加一倍,几天功夫,偌大的高级套间病房拥挤的连出入都难,她连自己擦嘴的机会都被剥夺,上个厕所前呼后拥,卫生间门都关不上。

夏薇终于无奈放弃挣扎,人数瞬间又回到最初的四人。

季城阳在时,四人齐刷刷的对他们行注目礼,从头到尾都不给他们任何单独相处的机会。其他时候,她们确实是一流的高护,夏薇都怀疑她们除了护工的工作精通之外,月嫂的知识也非常精通。

总之,任何产后可能出现的并发症,痛苦在她身体一丝也没有出现,她的身体恢复的也是神速。

只是,夏薇一直都没找到机会问季城阳被藏起的那个宝宝的状况,心里愈发焦虑。

她已经失去一个宝宝,这个宝宝俨然已成了她全部的精神支柱。

他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她真的活不下去了。

终于挨到出院的日子,夏薇本想欠慕云逸的债她已经还了,算是两清了,她终于可以自由了,已迫不及待飞到宝宝身边。

没想到,刚收拾完行李,消失已久的慕云逸鬼魅般的出现在了病房门口。

“张妈,把行李拿到车上。”淡淡的话语带着不容拒绝的威严。

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夏薇一跳,她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紧握的手心粘腻一片。

眼看张妈就要拎走她的行李,夏薇赶紧呵斥道,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冰冷而疏离,“张妈,不许动我的东西!我自己会走,不劳慕先生大驾。”

“张妈!”慕云逸根本不理会夏薇的反抗,声音拔高了几分,朝着夏薇走去。

“你要干嘛!你的仇也报了,我们以后再无瓜葛了,你没有资格再干涉我!”

“仇报了?如果我没记错,是你自己逃走了吧?胎儿也不是我取走的吧?”慕云逸语气阴冷,这样的生产方式确实不是他们事先定好的,而是夏薇单方面原因造成的。

如果最后她没逃走,他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会那么做。但是他清楚的知道,当知道夏薇逃走的时候,他心中的窃喜竟多于愤怒。

而他说这话只是想留住夏薇,他知道,如果他拿这件事说事,一向言而有信的夏薇定然妥协。

“你!”慕云逸的话让夏薇眼前又浮现出那个出生就夭折的宝宝,心里一阵翻搅揪疼,面色发青。

慕云逸似是察觉到了夏薇的异常,心中悸动,害怕再刺激她,不再多话,弯腰抱起她就大步往外走。

“慕云逸,你放我下来,不然我就喊人了!”

“随便。””夏薇知道这招对他难起作用,张嘴直接咬在他的肩膀上,慕云逸吃痛手臂松了些力道,夏薇趁势绷直身体就要往地上跳。

“对了,狗仔就在外面,夏氏现在正负面缠身,消失已久的夏氏千金突然出现在医院,还如此虚弱,这可是一宗大新闻,就是不知道夏氏还能不能经得起这般折腾……”慕云逸难得一次说这么多话,语气表情完全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你!”夏氏是父母多年的心血,近年来慕云逸连翻出手,饶是树大根深的夏氏也是摇摇欲坠,大厦将倾,她怎么能在这关键时刻补上一刀,“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

“乖一点儿,我带你去见你的母亲。”

“我妈妈?她在哪?”听到母亲,夏薇终于放弃了反抗,她已经将近十个月没有见到父母,从小到大她几乎没怎么跟父母分开过,尤其还是这么久毫无音讯,思念之情可想而知。

“也在这家医院,你不知道吗?”慕云逸有些诧异,夏薇竟到现在还不知道。

不过微一思考,旋即明白过来,夏薇刚脱身离开慕家,就出现早产,季城阳把她送到医院之后,她所接触的人也只有自己,季城阳和高护。高护自不会多嘴,而季城阳应该怕影响她恢复,也未提及。

“我妈妈怎么了?为什么要住院?是不是你干的?!”夏薇心急如焚,手不自觉抓住慕云逸衣领,使劲摇晃,眸中也有盈盈泪光。

一向坚强的夏薇,在听到母亲生病的消息时,顿时脆弱不堪。

慕云逸心中微动,脑海中突然浮起一个已经有些模糊却温暖的身影,他的母亲在时,他也是一个备受宠爱的孩子,而母亲的含冤惨死,自己此后阴暗的生活,全都是拜夏薇父母所赐。

慕云逸眸中升起的温柔慢慢冷了下来,不再理会夏薇,抱着她径直向楼上夏母的病房走去。

夏薇感受到慕云逸身上传来的冷意,心中一凌,才想起自己现在的处境,现在的自己有资格跟他撒泼叫嚣吗?想起以前慕云逸对她百依百顺,尤其是她一撒娇不讲理,对方立刻投降的场景,心里一阵酸涩。

刚进入病房,夏薇想象过的母亲虚弱卧床的场景并没有发生,母亲安静的坐在床边写着些什么,精神看起来还不错,夕阳的余光洒下,更显得母亲温和慈祥。

自从那件事以后,夏薇明显感觉到一向强势的母亲有些变了,母亲嘴上不说,夏薇知道母亲对于慕母的事件也很后悔。

所以后来父亲才会竭尽全力帮助初出茅庐的慕云逸在商界立足,以至于后来他拥有足以威胁到夏家的势力。

而父亲对于慕云逸的连番出手也都采取任之受之的态度,以求化解他心中的仇恨。

可从小在阴暗中长大的慕云逸学会的从来不是原谅和宽恕,而是以牙还牙,心狠手辣。他从小就发誓要用同样的手段替自己的母亲报仇,替胎死腹中的弟弟报仇,他会一个一个去找那些曾参与的凶手讨回公道,而夏薇父母,只是第一个。

夏薇忍着腹部刀口的疼痛,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和平时一样,慢慢向母亲走去:“妈妈,您还好吗?您又在写什么?”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情有独钟小说
  3. 游戏小说
  4. 历史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