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5章 张天师作法(1 / 2)

晚上十点刚过,施国斌和张天师一块,还带着张天师的两个助手,加上施父施母以及小刚,都来到了病房。

按照张天师的说法,婴灵现在已然附着到小刚的身体上,所以最好对他们母子一块做法,这样的话,就能清除得更加彻底。

小刚一直都在发烧,虽然神智不见得不清,但也不像正常情况下那么活跃,看到我时,也不像平时那么主动打招呼,总感觉他的身上少了点什么。

张天师自己快五十岁,带来的两个人都有三十出头,非徒非友的,有点像是临时拿来凑人头的。

按照张天师的安排,做法事的时候家里人都不能在场,主要是担心婴灵从陈灵均和小刚的身上弄下来之后,又上了其他人的身体。

因为开始只是替陈灵均一个人做法事,张天师的开价是一万二,而且师父说过,他真要有本事的话,这个价码根本就不高。

后来临时决定,把小刚从传染病医院弄过来一块做,他提出再加八千凑个整数,施国斌二话没说立即同意。

为了证明婴灵的厉害,张天师进病房的第一句话,就是问施国斌和施父施母:“你们上电梯的时候,是不是感觉电梯里阴森森的,后衣领里总有一股凉气往里面冲?”

施国斌没有立即回答,施父施母忙不迭地点头,异口同声地说道:“是呀,是呀。”

“那么出电梯的时候,有什么感觉呢?”

施父想了一会儿,说道:“胸闷。”

施母也说了一句:“气短,好像是有什么东西一下子压在心头。”

张天师点了点头:“现在你们该知道婴灵有多厉害了吧?你们是看不见,我能够看见它的影子在整栋楼里飘荡。”

四个老人一听,脸色都吓白了,都说人越老越怕死,看来一点都不假。

施国斌一直没吭声,虽然尽量控制着情绪,我却发现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显而易见,他父母刚才说的那种感觉,在他身上也有过体验,只是碍于自己的身份,不便明说而已。

我立即打开天眼,四处看了看,并没发现空气中有婴灵的影子,而且又看了看陈灵均,除了之前的那股晦气之外,也没有什么新的变化。

我几乎敢断定,张天师是在危言耸听。

人都是这样,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对于某种令自己感到恐怖的事情,很容易被心理暗示影响。

今天晚上本来就是来做法的,施国斌和父母都是怀着一颗忐忑的心过来,本来就提心吊胆,现在被张天师的心理暗示一影响,张天师说什么,他们都会觉得真的出现过。

陈灵均的点滴,傍晚七点左右就已经打完,现在正躺在床上休息。

护士每天晚上十二点交班查房,为了不让医院发现我们是在搞封建迷信活动,大家开始只是在房间里默不作声,或者有意无意地扯些社会上的事情。

护士交班查房的时候,还惊叹病房里怎么这么多人,尤其是看到四个老人,更是百思不得其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