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尴尬了(1 / 2)

曹丽芳说的有礼有节,而且阐述的较清楚,甚至直接断了刘怀东作备胎的念想。说白了,曹丽芳无疑是在告诉刘怀东,她不想玩刘怀东,更不希望刘怀东成为任何人的接盘侠。

曹丽芳举着酒杯,一直等待着刘怀东。

刘怀东暗自叹了口气,举起酒杯说道:“曹丽芳,你话都说到这个份了,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谢谢你把前因后果都告诉了我。其实在我的心里,也没有多恨你,只是想担当一个男人本应担当的责任。我们并不仅仅只好过一段,不懂事的时候我们在了一起,说白了,我也是希望为自己所做的一切负起责任来。”

李明亮这时插道:“你看看,这是所谓的灯不拨不亮,话不说不明,现在我们大家都听清楚了,你们之间的问题,并不是互相对彼此的埋怨和愤怒,其实都是在为对方着想。我觉得曹丽芳说的真对,有缘做夫妻,没缘也可以做兄妹。还是那句话,为了理想当兵,我支持,为了逃避情感,说白了,我还真瞧不起你!”

刘怀东举着手里的杯子,和曹丽芳的酒杯碰了一下,仰起脖子一饮而尽之后,说道:“咱们永远都是好朋友,好兄妹。”

曹丽芳也喝干了杯的酒,谭如燕眯着丹凤眼,笑着鼓起掌来:“这对了,一个真正的男人,应该拿得起放得下,千万别一根筋。有的时候男人们总以为自己的固执,是有个性的一种表现,其实在我们女人眼里,懂得通融和随机应变的男人,才最可靠,或者说,才让我们感觉靠得住。”

“来,”李明亮又举起酒杯,提议道:“咱们敬老刘一杯,不为别的,为他走出心结!”

“干——”

“干!”

由于李明亮开了一个好头,刘怀东也很快释怀了,但我总觉得,虽然他嘴里说的痛快,恐怕还是没有彻底放下。

这恐怕很像我与温如玉之间的感情,不管将来如何发展,哪怕是有一天我与温如玉反目成仇,但在彼此的心里,对方都是自己唯一的牵挂,而且会牵挂一生。

其实我觉得,人的一声,必须要有所牵挂,哪怕牵挂会给自己带来痛苦,那也是一种感受,一种对生活的体验,也是对自己意志力的磨练。

只有心有牵挂的人,才不会感到寂寞和空虚。

不管是真心实意,还是权宜之计,关系融洽了,大家的话匣也打开了,边吃边喝边聊着,六瓶一箱的啤酒已经喝了三箱,大家好像还意犹未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