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出大事了(1 / 2)

来的时候,我像个皇帝,觉得周婷是身边的一个宫女,小小临幸她一次,绝对足以让她感恩戴德,爱我爱得死去活来,最终小鸟一样依附着我,祈求我的保护和爱慰。走的时候,虽然不能说我像是个太监,周婷突然变成了皇后,至少让我头脑在瞬间清醒,而且是在猝不及防的时候跌下来神坛,周婷却在芸芸众生冉冉升起,皇后的威仪已然凸显。

我忽然想到了贾大虎和温如玉之间的关系,一开始的时候,贾大虎恐怕跟我怀有同样的心理,等到温如玉崛起的时候,贾大虎的自信便在潜移默化,漫不经意地消失了。

唯一不同的是,不管是脾气性格,还是身体能力方面,我都强过贾大虎不止一点点,将来真要是跟周婷结为夫妻,我恐怕不会变得像贾大虎这么惨吧?

不过话说回来,象徐孝海所说的那样,想在学生会里立足,靠的不是暴力和拳头,恐怕夫妻关系也是一样,古往今来,若论拳头和暴力,恐怕没有几个妻子能是自己丈夫的对手,但在我们国家,怕老婆的人却大有人在。

不管谁终究成为我的妻子,我贾二虎的拳头,永远都不可能落在自己妻子的身,何况周婷还是我自己选择的。

算是那些口口声声说自己老婆,三天不打,要房揭瓦的男人,其实大多数的时候,还是让着自己老婆的,毕竟家庭的琐事,女人男人更加善于料理。

像我们村里的那些男人,有些人习惯打老婆,可真要是把老婆给打回娘家,一家老小等着饭吃,猪圈里的猪等着喂食,男人自己要下地种田,回到家里还要张罗这些……

最后的结果,有的男人是自己低头,跑到娘家把老婆接回来,有的还请几个老婆的朋友,一块帮着自己说情。

一场战斗下来,除了开局的拳头让男人感到了足够的自尊之外,剩下更多的时间,都是抛弃所有的自尊,低三下四地祈求。

所以在我们农村,这种打老婆、求老婆的情景,像是地方戏一样天天演,而且是循环播出,常年不懈,从而构成了我们农村,最为常见的一种夫妻关系。

我只希望自己未来的婚姻,不会重蹈他们的覆辙。

来时春风得意,走时心事重重。

离开周婷她家的小区之后,我打的回到了学校,刚刚在学校门口下车的时候,正巧副校长开着车从外面回来,估计她是从医院回来。

看到我之后,立即把车停下。

看到我是准备朝学生公寓方向走去,副校长不解地问道:“这么晚了,你这是要去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