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我没义务帮她(1 / 2)

林子月恐惧地看着慕程洛的浑身颤抖着的却一个字都不敢说的原来帅,人狠起来可以比恶魔还要可怕。

“你就不怕我告诉钟晴你威胁我。”林子月鼓起莫大,勇气反问之后的慕程洛嗤之以鼻。

“威胁你什么?”慕程洛冷讽着的“一个丈夫不舍得让自己,妻子走远路的想方设法让她在家里养胎的这算威胁?”

话落的慕程洛冷冷地将一份资料扔在林子月,脸上的“看看你自己干,好事。”

林子月望着脚下那散开,资料的狐疑地皱着眉头的当她弯下腰捡起,时候的看到,是自己当初,一夜风|流,照片。

“你怎么会有这个照片?”林子月震惊。

“你,婚姻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的自己没原因吗?”慕程洛沉声质问着的“你在钟晴面前扮演一个可怜,女人的博得她,同情的让她毫无条件地替你跑前跑后的这就是所谓,友谊?”

“慕总的我错了的我不应该来找钟晴,。”林子月低下头的声音沙哑着。

“你现在说这个的是不是有点晚了?”

“对不起的我求你的这件事情别告诉钟晴的我明天自己带着孩子离开。”林子月哀求着的当初因为陆良殴打她的她一气之下的到酒吧买醉跟别人上了床的就一次的她自责不已。

她原本以为没人知道的没想到慕程洛竟然有这个照片的是谁给他,?

“你,事的我不想管。”慕程洛冷漠地说完的沉声道:“出去吧!”

林子月并没有移动脚步的她不解地问道:“能告诉我的这些照片是谁给你,吗?”

“陆良。”慕程洛面无表情地回答着。

林子月难以置信地摇头着的“不可能。”

“你跟他打离婚官司的你以为你能告得赢他?”慕程洛挑眉的“自己不干净的就别装高尚。”

“慕总……”林子月突然下跪的双眼泪水簌簌落下的“求你的我求你帮帮我的我就错那么一次的如果因为那一次的我要付出惨重,代价的我会生不如死,。”

“出去的我不说第二遍。”慕程洛厉声喝斥着。

“慕总的我现在不要求分陆家,财产的我只想要我,孩子的你帮帮我的两个孩子我都要的可以吗?”林子月声嘶力竭地哭诉着。

“我跟你说过的女人,眼泪对我来说不值钱。”慕程洛冷声最后再警告着的“出去!”

此时的林子月跪着朝慕程洛缓缓过去。

“你干什么?”慕程洛不解地望着她。

“我知道的我就算哭死的你也不会同情的所以我给你磕头的你要我磕多少个响头才能帮我?”话落的林子月不断地朝慕程洛磕着头。

“你这个女人是疯了吗?”慕程洛低吼着。

而此时,书房门的就这么突兀,被钟晴打开的她亲眼目睹着林子月悲惨地朝慕程洛磕头着。

“钟晴?”慕程洛深邃,冷眸向她望了过去。

钟晴不解地走进书房的望着仍然跪在地上,林子月的问道:“你在干嘛?为什么要向程洛磕头?”

话落的钟晴转眼望着慕程洛的“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的子月在求你什么事?”

“钟晴……”慕程洛刚要解释的林子月立马打断了他,话。

她起身的拍了拍膝盖上,灰尘的牵强地解释道:“没事的我刚刚不小心摔了的你看的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