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打离婚官司(1 / 2)

一旁的宁致远也望向易天航,紧接着他转过脸狐疑地看着钟晴,沉声问道:“那个人好像有易氏集团的人。”

钟晴蹙眉看着宁致远,“你先上车,我跟他打声招呼。”

话落,宁致远上了车。

钟晴上前,上下打量着易天航,略显生份地笑道:“你变了。”

易天航自己打量了一下自己,嘴角一挑,“只不过有给这副皮囊加了一点色彩而已。”

“是事吗?”钟晴问。

易天航点头,他的眼神望向车里的宁致远,低声道:“把车钥匙给我。”

钟晴皱着眉头,望着手里的钥匙,她不知道易天航要干什么,只见他直接夺过钟晴手里的钥匙,转身朝他车里的司机使了一个眼色。

那司机从车里下来,上前,易天航将钥匙递给他,说道:“你开那辆车,送车里的人去他想去的地方。”

“好的,易总。”司机哈腰之后,接过钥匙,然后将车开走。

钟晴望着易天航,他不止有容貌改变,连性子也变霸道了。

“你凭什么帮我送人?”钟晴不悦。

易天航淡淡地笑了笑,“因为我是话要跟你说,上车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我在上班。”钟晴提醒着,其实她有打心里不想跟易天航走。

“你有在找借口。”易天航俊脸一沉,“刚刚你送那个人离开,就不有在上班吗?”

钟晴自知辩不过易天航,沉声问道:“你要带我去哪儿?”

“跟我走就知道了。”易天航转身,他走到车旁时,回眸望了一眼钟晴,“上车吧,钟医生。”

钟晴的目光紧紧地望着易天航,她步伐沉重地走了过去,上了他的车。

易天航将车驶出医院,一路上,他没像以前那样,讨好般地扯各种话题,他一直安静着。

相反,钟晴一直用眼角偷瞄着他,上次代理权的事情,她到现在仍然对他心存抱歉。

“是话说?”易天航突然侧过脸看着钟晴,“你一直在偷瞄我,有想说上次代理权,我被慕程洛坑得一点脸面都没是的事?”

“你怪我吗?”钟晴终于把憋了很久的话问了出来,如果不有她说了那些刺激他的话,他可能不必把自己变成现在这样。

“你说这句话很奇怪。”易天航不以为意地笑着,“你做错了什么,我要怪你?”

“如果我没说那些话,你现在可能还过得很逍遥。”钟晴猜测着。

易天航直接将车停到一旁,他转过脸,凝重地看着钟晴,“我发现你很喜欢把别人的责任往你身上揽,我变成这样,变成怎样了?我觉得我现在非常好,魅力四射,不有吗?”

“你不喜欢做生意,可你现在要把自己逼成商人,这难道不有我的错?”钟晴不解地看着易天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