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

“我想请你吃顿饭,然后你这欠我的人情,就算是还了。”秦念夏笑着说。

冷晏琛不假思索地反问:“我欠你的人情,难道不应该是我请你吃饭?”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不客气喽!”秦念夏一本正经地接着说。

冷晏琛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秦念夏给套路了:“你这是挖坑,等着我跳?”

“你终于有被我坑的时候啊!这说明我并不比你笨,懂了吗?”秦念夏洋洋得意起来,“那这事就这么定了啊!你今天没空的话,那你改天要请我吃饭,挂了,我不打扰你工作啦!”

秦念夏兴致勃勃地说完,立马就将电话给挂断了,完全不给冷晏琛“扭转乾坤”的机会。

冷晏琛此时看着自己的手机,心里却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上。

如果不是秦念夏来找他,他还真的不知道父亲买下云城的那片深山的事情。

话说回来,父亲买下云城那片深山的理由是什么?

如果是为了母亲养身体,那也不至于买那么大面积的森林。

除非……

星儿真的没死,星儿在那里,和郎安一起?!

父亲只有这么做,才能掩人耳目,保护星儿的安全。

冷晏琛心里只是这么揣测着,自己也不敢百分百这么肯定。

另一边,秦念夏开始为自己去云城采草本的事情,做准备工作。

无论如何,她必须尽快把这件事情搞定。

就在她离开公寓,刚走到楼下大门口,却没想到会遇上宋云汐的母亲宋尔琴。

宋尔琴的面色有些憔悴,看人的眼神也有些空洞,似乎这几天没吃好没睡好一样。

不等宋尔琴开口,秦念夏直接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夏夏,你可不可以跟冷晏琛分手?”宋尔琴嗓音嘶哑。

秦念夏愣了一下,看着宋尔琴是哭笑不得。

这是第几次了?

就为了一件子虚乌有的事情,宋尔琴在她面前可谓是“一哭二闹三上吊”。

“我家小汐,是真的喜欢冷晏琛。”宋尔琴又补充道。

秦念夏没好气地反问:“你女儿喜欢谁,跟我有什么关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