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1 / 2)

他右手持刀,寒风撩起衣袍,抚动长发,就这么挡在一行人的面前。

他神色平静,双眼宛如不见底的深渊。

徐谦........净心和净缘神色复杂,双手合十,低声念诵佛号。

姬玄下意识的眯起眼,仔细的审视着蓝袍男子。

柳红棉经过最初的凝重和惊讶后,美艳的脸庞恢复轻松,有罗汉有金刚,有苍龙七宿打头阵,她有轻松的底气。

于是开始审视这个传闻中的徐谦,以女人的视角来审视。

柳红棉不得不承认,从气质和气度等方面来看,此人无疑是出类拔萃的。

以她这样推崇皮相的人,也得承认刚才一刹那,有些被惊艳到。

可惜,相貌太平庸了。

不提姬玄和许元槐这两人皮相极佳的,就算是苗有方,好歹也是五官周正,有些小小的俊朗。。

这些人里,最兴奋的还是乞欢丹香,他对许七安连续施展数种蛊术的行为,耿耿于怀,牢记于心,充满了对真相的渴求。

“阿弥陀佛,徐施主,你到底还是来了。”

净心双手合十,脱离人群,独自上前,平静的看向许七安:

“徐施主,皈依佛门,以你的资质,以及与佛门的因果,将来未必不能与伽罗树菩萨平起平坐。”

伽罗树菩萨是佛陀之下第一人。

闻言,姬玄等人有些摸不准情况,愕然的看着净心的背影。

他在说什么啊.........

佛门想拉拢徐谦是可以理解的,和尚们常常强行度人入空门。

可净心和尚刚才的一番话,已经不是拉拢可以解释,简直大逆不道。

“这,这是怎么回事?”

柳红棉嘀咕一声,看向了姬玄。

姬玄眉头紧锁,继而舒展,面带笑容的问不远处的净缘:

“净缘大师,净心禅师此言何意?”

净缘神色冷傲,并不回答。

姬玄便没再问,小团队之间互相传音:

“佛门有事瞒着我们。”

“与伽罗树平起平坐,平起平坐........简直可笑,伽罗树在一品之中,也是近乎无敌的存在。”

“但是,没有原因的话,这净心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七人传音交流,柳红棉、乞欢丹香,许元槐三人愕然居多;许元霜秀气的眉头微蹙,似乎把握到了什么。

蕉叶道长同样如此。

唯有姬玄和白虎,两人眼里闪烁一抹难言的震惊,他们终于意识到了某个真相。

身为潜龙城主的子嗣、二十八星宿之一的白虎,他们知道的情报比柳红棉等人更详细,更多。

“废话少说,把那小子交给我,便饶你们一命。”

许七安的目光掠过净心,望向被守护在人群中的苗有方。

他也是冲着我来的.........苗有方脸色陡然一变。

净心失望的摇头:

“既然徐施主执迷不悟,那便只有让你接受佛光洗礼了........恭请罗汉!”

说道最后四个字时,他神色虔诚,声音响亮。

蔚蓝的天空中,一束束澄澈明净的佛光亮起,万千到光束的中心,是一位端坐在莲花台的枯瘦老和尚,白眉垂在脸颊两侧,眸子半阖,双手拈花。

“佛子,随本座回阿兰陀。”

老和尚眸子骤然睁开,声如雷霆,如含天威。

下方众人脑海“轰”的一震,短暂的失聪,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

脑子里只剩下皈依佛门的冲动。

而佛门众僧,下意识的双手合十,虔诚的念诵佛号。

这时,狂笑声把他们从虔诚的状态,从皈依佛门的状态中惊醒。

紧接着,是那徐谦的高声回应:

“大奉武夫,不入佛门。”

他持着刀,傲然而立,竟半点不受影响。

姬玄、许元槐、白虎,以及柳红棉,这几个修武道的人心里泛起复杂的情绪。

同样身为武夫,他们刚才却控制不住自己皈依佛门的冲动。

武夫讲究心性,桀骜不驯,以力犯禁,与人斗,与天斗,与自己斗。

信念越纯粹,武道之路越能勇猛精进。

“这徐谦,竟能在二品罗汉的威压中,丝毫不动摇........”

柳红棉抿了抿嘴,深深看一眼蓝袍男子。

另一边,度情罗汉探出手,巨大的佛掌当空凝聚,从天而降,要将徐谦抓走。

当是时,天边掠来一道煌煌剑光,宛如流星划过长空。

剑气之下,金色巨掌轰然破碎。

众人顺着剑气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位身穿羽衣,头戴莲花冠的女子御剑而来。

她美若天仙,眉心的朱砂灼灼醒目。

洛玉衡,人宗道首,二品巅峰,这是一位真正站在九州大陆金字塔般的人物。

纵观各大势力,女子之中,现如今有三位是当之无愧的巅峰强者。她们分别是佛门的琉璃菩萨、万妖国亡国公主九尾天狐、以及人宗道首洛玉衡。

柳红棉和许元霜都是自负美貌的女子,可当她们看见谪仙般的女子国师,竟涌起自惭形秽的情绪。

面对横空出世的洛玉衡,度情罗汉毫不意外,甚至是就等她出现一般。

罗汉缓缓道:

“洛玉衡,你距离天劫只有一步之遥,业火缠身的滋味不好受吧。

“京城时,你与黑莲一战,业火已处在失控的边缘。

“佛门不欲与道门不死不休,你若识趣便退去。不然.......”

底下众人听着度情罗汉说着闻所未闻的隐秘,心情各不相同。

人宗修行功法业火缠身?

黑莲是谁,竟能与洛玉衡激战?

洛玉衡的业火已经濒临失控?

洛玉衡业火濒临失控!

佛门众僧面露喜色,姬玄等人也振奋起来。

哪怕对罗汉信心十足,哪怕知道己方有两位金刚和苍龙七宿,可是洛玉衡的威名太盛。

一旦罗汉招架不住,这样一位顶级强者足以改变局势。

所以他们对洛玉衡一直心存忌惮。在众人的计划里,由罗汉拖住洛玉衡,其余人速战速决。

等把徐谦制服,金刚和苍龙七宿腾出手,帮助度情罗汉对付洛玉衡,如此才是万无一失。

可现在看来,完全不必那么谨慎。

洛玉衡的状态真有度情罗汉说的那么糟糕的话,单凭罗汉出手,便足以压制洛玉衡。

“不然如何?”

女子国师挑了挑精致好看的眉毛。

“人宗或许要换一位道首。”

度情罗汉淡淡道。

洛玉衡冷笑一声,从虚空中抓出一把锈迹斑斑的铁剑,朝度情罗汉抛去。

剑光煊赫。

众人下意识的闭上眼睛,眼球滚烫,热泪狂流。

铁剑贯穿了度情罗汉,在他胸口透出一个大洞,但没有鲜血流出。

下一刻,度情罗汉胸口的“伤势”恢复。

度情罗汉拈花微笑:“本座修的是不生果位。”

洛玉衡“哼”了一声,操纵飞剑来回贯穿度情罗汉,在他身体制造出一个个可怕狰狞的剑伤。

然而,度情罗汉微笑之间,“伤势”尽去。

不生果位,修成此果者,不生不死,永受供奉。

“执迷不悟。”

度情罗汉摇摇头,无视锲而不舍攻击的铁剑,屈指弹出一道金光。

金光普照之下,洛玉衡的身体出现令人咋舌的变化,她迅速苍老,满满胶原蛋白的容颜生出褶皱,乌黑的秀发转变。

顷刻间,绝色美人变成了白发三千丈的迟暮之年。

再俄顷,生机从她体内焕发,身高缩减,褶皱尽去,她变成了婴儿,变成了女童,变成了少女,变成了成熟妩媚的女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