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二章 莞莞,我身上痒(1 / 2)

清晨,盛莞莞从凌霄身边想醒来,她看见了放在他枕边的手机,她看了眼仍在沉睡的男人,将手机拿了起来,输入密码。

她看见她最后发给凌霄的那条信息显示已读。

盛莞莞松了口气,将手机放回原处,起身去洗漱。

听见关门声,凌霄才将眼睛睁开,目光瞥向紧闭的浴室门。

他想她仍是不安的,她并不知道,他在受伤半醒半睡时,她在他耳边说的那些话,他都听到了。

她曾向他解释过,孩子是在老宅那晚怀上的。

但那时她和唐元冥的事刚发生,对于她的解释,他根本听不进去。

他在沉睡时,听见她反复在他耳边哭泣,说孩子是他的骨肉,跟唐元冥没有一点关系,还威胁他说“你要敢死,我就带着你的孩子嫁人。”。

盛莞莞虽然有些小机灵,但她骨子里是高傲的,如果孩子不是他的,她不会一直在他耳边解释,生怕他听不见。

那条信息,他看了,跟他猜测的一样。

事发后她的态度一直都是:我解释了,但是你不相信,既然你不能接受,好,那我们就分开。

从不曾低声下气过。

但她为什么要在那种时候给他发信息,再次向他解释孩子的事?

原因只有一个,她不想让他在将死之前,还以为孩子是唐元冥的,不想让他带着遗憾而去。

同时她也希望他在看见这条信息之后,能够爱惜自己的生命,他不是一个人,她和孩子都在等着他回来,所以他一定要好好活着。

还有他醒来时,她指着B超单上的日期急迫的对他解释,还提出让唐逸给她做检查……

这些足够证明,盛莞莞没有骗他。

孩子就是他凌霄的,跟唐元冥没有任何关系。

其实当盛莞莞拿出B超单时,凌霄就已经沦陷了,哪有那么复杂,B超单上的怀孕周期,就是最好的证据。

只是当时,他钻进了牛角尖里,根本听不进盛莞莞的解释,逼着她去堕胎,一刻也不想让它在她的肚子里多留。

现在想想,凌霄羞愧自责又心疼。

这段时间他的表现,跟当年的凌华清又有什么区别?

难怪盛莞莞要狠心的离开他。

他连自己的亲自骨肉都不肯承认,她还敢奢望他什么?

没过一会儿,盛莞莞出来了,她看见凌霄醒了,那双好看的眉眼还一直盯着她看。

她微微皱了皱眉,轻声对他说道,“你现在还不能吃东西。”

盛莞莞以为,凌霄又饿了!

凌霄默了默,“我身上痒,你帮我擦擦。”

盛莞莞愣了愣,“我去叫唐逸……”

凌霄喊住了她,“莞莞,我要你帮我。”

片刻,盛莞莞打了盆水出来,仔细替凌霄擦脸擦手,擦身体……

不知不觉,两人的耳朵都变得通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