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 神仙打架,殃及无辜(1 / 2)

“凌爷这是何苦啊?”

挂掉电话后的唐逸一脸沉重。

唐逸不理解凌霄为什么会这么做,唐胜文肯定不会轻易罢休的,他何苦自己送上门去?

虽然不解,但唐逸却丝毫不敢疑迟,立即带人去唐家守着。想了想,带上了医疗团队,将救护车开到了唐家大门外。

另一边冯越联系了媒体,如果唐胜文真敢拿凌霄怎么样,唐胜文也休想安然无恙。

一个是海城首富,一个是军政高官,在这全国皆是网民的时代,这样的组合,分分钟能引起全国民众的关注,话题直冲热搜榜首。

唐胜文权力再大,也不敢将自己置身风口浪尖上。

唐家

宅内气氛压抑,佣人们一个个言行谨慎。

宅内挂着一个个白灯笼,今天是唐元冥的头七,香烛在燃烧,盆里烧着纸钱,整个唐家死气沉沉。

唐老太太看着唐元冥的黑白照,眼泪直流,“冥儿啊,你可莫要忘了回家的路,将来还投胎在唐家,还做奶奶的乖孙……”

老太太说到后面,泣不成声。

唐胜武连忙安慰,心疼的叹息。

唐胜文则跪在地上一动不动,挺直的背脊瘦弱了不少。

这时老管家走了进来,“老太太,大爷二爷,凌霄来了。”

唐胜武听后,顿时火冒三丈,咬牙切齿,“他还敢来,让人把他给我轰出去,想求和,做梦。”

唐胜文却道,“让他进来。”

唐胜武喊,“大哥……”

唐胜文抬手制止他,语气冰冷刺骨,“让他进来。”

老管家应“是”,弯身退下。

随即,唐胜文从地上站起,对身后的人厉声道,“来人,把老太太扶回房去休息。”

唐老太太听后,在唐胜武的搀扶下站起,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朝唐胜文望去,眼底带着浓浓的怨恨。

“他若有心道歉,见点血光就好,别闹出人命。我让你跪在这里反思这么多天,希望你是真的想明白了。”

冷漠的话语落下后,眼泪又克制不住的往下掉,唐老太太痛恨的看着唐胜文,“我冥儿多好的一个孩子,被你逼成了凌华清那样的怪物,完全变了一个人,这一切都是你自己造成的,怨得了谁?”

吼完,唐老太太连连咳嗽,唐胜武忙扶她回屋休息。

老太太走后,凌霄的身影就出现在众人视线。

佣人、保镖、唐胜文,所有人的目光,就像锋利的刀子一样往凌霄身上剜。

凌霄到来后,先给唐元冥上了一柱香。

唐胜文看着眼前跟自己儿子一样高大优秀的男人,心中更加沉痛,他的儿子已经化做一堆尘土,而他却毫发无伤的站在他的面前。

“你来做什么?”

唐胜文目光凌厉看着凌霄,浑身散发着一股上位者的压迫感,“打算给我冥儿陪葬不成?”

“唐先生,我来这里并不是承认自己有错,我也不后悔朝唐元冥开枪,只是想跟你来场君子之谈。”

凌霄停在唐胜文面前,平静沉稳地开口,“上次唐元冥想强行带走盛莞莞时,你就应该清楚的知道,他已经疯了。”

“当时盛莞莞肚子里已经怀了我的孩子,唐元冥的所为,已经不是正常人可以理解。保护自己的女人和孩子,我不认为自己有错。”

话落,话锋一转,“但是,确实是我杀了你的儿子,所以我今天来,就是想给你一个交代,希望能彻底了结这场恩怨,不累及双方家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